制扇大师郑高的扇形人生:含蓄内敛 开合有度

发布时间:2021-03-26 15:46:03  |  来源:中国网  |  作者:常跑跑  |  责任编辑:尚槿
大字体
小字体

【点睛】做扇子达到一定的境界,玩扇子也达到一定的境界,使扇子具有了深厚的文化内涵,才能成为真正的文玩。


初春的煦阳,照在北京东三环边的垂柳上,新发的柳枝在柔和的春风里晃动,毛茸茸的绿意和周边零星绽放的摇曳春花,让人不禁感叹:春至万物醒。

北京十里河,被文玩界封神的场所,不论春夏秋冬都是北京玩票们特别喜欢逛的地方。时至2021年初春,经历了疫情洗礼的北京刚刚苏醒,十里河这片地界也随之热闹了起来,无论是街边拎着鸟笼子的神秘人,还是怀揣着蛐蛐,玩核桃、盘葫芦、好折扇等等的各类神人,都在这转悠着、寻觅着,凑着各类的热闹,也等待着各类热闹的发生。

北京人好玩,又肯为玩典房子卖地,所以三河做的鸟笼子,天津产的蛐蛐罐,涞水结的文玩核桃、舟山雕的橄榄核、宜兴烧的紫砂壶等全国各地的好东西,都被送到了这十里河的市场上。所以,十里河一直引领着文玩最前沿,几乎每一个商家都经历过激情澎湃的时刻,也有很多文学作品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此;也是在十里河,无数深藏不露的手艺人传承着各流派的绝技,他们在细细品味着北京繁华与市井相融的氛围时,安心打磨着自己的手艺。高箑堂的郑高先生,就是这样一位专攻折扇制作手艺的非遗传承人。



郑高先生的高箑堂在十里河的雅园国际文玩市场内,店内装饰着假山盆景、小桥流水,鸟声蛙声和鸣,陈列柜内摆放着价格不一的折扇,墙壁上挂着展开的折扇和扇面,簇拥着“高箑堂”三个大字。店深处摆放一张硕大茶桌,茶桌上青花杯盏四溢茶香,这玩扇人的内敛含蓄,全隐藏在了这间小店的氛围之内,让人未玩扇便先开始琢磨这玩扇人的雅兴究竟雅在哪里。



高箑堂的“箑”读shà,释义为用竹、羽毛等制成的扇子。名字中一个箑字,这玩扇的雅人便读懂了其中暗含的意思。



这就跟玩扇子一样,玩的是“藏”,这一个“藏”字,郑高先生介绍道,可是大有讲究。



“藏”从折扇的制作工艺上来看,藏的是这扇骨制作的各个流程,包含扇骨的用料制料、匠人的手艺、竹料合青的功夫、牛筋扇轴“鼠眼”的烫法等。



同时,这藏的也是扇面上写的字、画的画、盖的印章。这一系列“藏”字,让“玩扇子不张扬”这个规矩,被圈内公认,而“不张扬”这三个字,说来说去它是一种境界。



折扇有“三友”——扇面、扇骨和扇套。清代和民国年间是折扇流行的黄金时期,著名的吴门画派将中国传统的水墨文人画挥洒在折扇上,使集诗、书、画于一体的大量扇面风靡一时。好马配好鞍,好扇面还要好扇骨相伴。




而为了保护扇子和方便携带,扇套又相应出现了。扇套多用锦绣装饰,以缂丝为贵,大多一面绣上山水花卉图案,另一面绣上诗文。扇面、扇骨、扇套这“三友”会聚,作为成扇收藏,更显珍贵。



郑高先生坐在高箑堂的茶桌上,手捋着一把刚做出的合青扇骨,跟我们讲述着折扇的“前世今生”。他说:“扇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,最早可以追溯到尧、舜、禹时代,那时候它被作为简单的日用品使用,用做扇风扇火,而后才逐渐被赋予了文化,成为文人雅士随身携带之物。从扇子的形状来分,分为团扇、折扇两大类。而今天制作折扇的工艺,可大致分为南北两派。南派以苏、杭为代表,讲究精雕细琢,北派则以京、津、冀、晋为代表,风格大气内敛。我的扇艺便是典型的北派制扇。”



郑高先生,山西临汾人。国家高级技师,北京工艺美术大师,北京扇子艺术协会会长,制扇非遗传承人。作为传说中的“北派制扇第一人”。他先后师从洪钧陶、曹小弟。



在融合传统制扇工艺的同时,郑高先生创新了“古琴式”、“古钱币式”、“银锭式”的扇头款式;挖掘抢救了“合竹”制作工艺等多项传统制作工艺。他的代表作品有梅鹿合竹折扇、玉竹燕尾折扇、玉竹和尚头折扇、湘妃九单折扇等。



高箑堂扇庄里,古色古香的多宝格柜内摆满了由名画家绘制扇面的折扇、团扇和取材于湘妃竹、梅鹿竹、罗汉竹、毛竹、红木、紫檀木等材料制作的名贵扇骨。如今,郑高先生在历经近30年的努力之后,终于融南北两派制扇为一炉,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品牌“郑高制扇”。



他介绍道,精品扇首先是选料,选生长了五年左右的竹子,在白露节气前后砍伐,用清水煮过后存放一段时间,届时变型的、生虫的竹子都会被淘汰,其余的都是可成材的好料了。而气候干燥的北方对竹料的储存又十分友好,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制扇匠人都喜来北京制扇,可不仅仅是因为北京的文化氛围。



我翻看着郑高先生拿出的价位高低不齐的折扇,内心感慨万千,对于刚刚接触折扇的新手来说,我只能摸出扇骨骨型的流畅度以及竹的手感,而用材、工艺我也是听了郑高先生的讲解才略知一二,郑高看着我来回翻转着看各种扇骨的模样,不禁解惑道:“现在藏扇热不断升温,扇界玩扇主流是水磨竹扇,以毛竹为主要材料,素雅大气,色泽温润,如果再加上扇面精彩的字画,更是锦上添花,也就特别受现今的文人雅士青睐。新手玩扇子,最好从白玉竹的先开始玩,慢慢玩明白这折扇的韵律,才能算是读懂了扇的精妙之处,到时候对扇的品鉴也会有所提升。这个过程就跟我做折扇一样,学艺10年,细品扇的内涵10年,这之后才开始感觉到“人扇合一”的境界。做扇子达到一定的境界,玩扇子也达到一定的境界,使扇子具有了深厚的文化内涵,才能成为真正的文玩。



折扇已被列入国家级非遗。如今,郑高的制扇技艺在前人的基础上已达到了一个新水平。2020年12月,郑高先生被评为北京民间工艺大师,目前致力于北派折扇传统样式的研究、保护与恢复;传统制扇工艺、工序的传承;传统工具的制式及使用方法的延续,传统失传工艺的研究、保护和恢复;对古扇修复技艺的研究以及传统工艺的发展。郑高先生所做的一切,不就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传统手工技艺的传承吗?

(常跑跑)